[繁体中文]             |

赛壶网

头部广告

苏轼《记游庐山》

[Copy link]
分享奖励排行榜
Post time 2022-10-17 17:20:00 | Show all posts |Read mode
苏轼《记游庐山》

仆初入庐山,山谷奇秀,平生所未见,殆应接不暇。遂发意不欲作诗。已而,见山中僧俗皆云:“苏子瞻来矣!”不觉作一绝云:

芒鞵青竹杖,自挂百钱游。

可怪深山里,人人识故侯。

既自哂前言之谬,又复作两绝,云:

青山若无素,偃蹇不相亲;

要识庐山面,他年是故人。

又云:

自昔忆清赏,初游杳蔼间;

如今不是梦,真个是庐山。

是日有以陈令举《庐山记》见寄者,且行且读,见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不觉失笑。旋入开元寺,主僧求诗,因作一绝云:

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辞。

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

往来山南北十余日,以为胜绝,不可胜纪,择其尤者,莫如漱玉亭、三峡桥,故作此二诗。最后与总老同游西林,又作一绝,云:

横看成岭侧成峰,到处看山了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仆庐山诗尽于此矣。

宋神宗元丰七年 (1084) 三月,苏轼接调任诰命,赴汝州任团练副使。四月,告别黄州,过九江,登游庐山,舒展拜官以来心旅仕途的颠簸辗转。此游庐山,中国散文瑰海中,留下了一篇最具风采的游记,这就是锦章华文《记游庐山》。此游记从此和庐山一样,优美灵秀,成为赏心悦目、引人入胜的美文,文与景共美而齐扬四海。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它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恐怕毫不夸张。

浏览全文,文以诗贯,诗以文缀,诗文珠联璧合,时散时韵。吟咏诵读中,起伏抑扬,宛转别致。自如潇洒的散文行笔中,和之以透彻妙悟的灵趣诗章,行止之优柔,跃然纸上,曲尽妙传庐山之美。

“仆初入庐山,山谷奇秀,平生所未见,殆应接不暇。遂发意不欲作诗。”平生所未见的奇秀匡庐,使苏轼应接不暇,美不自禁,竟然打算“不欲作诗”了。江山究竟多娇,竟引得文豪打算折笔不吟诗。让我们先看一下,四月份苏轼登庐山游览的风景吧!春夏之交的四月,正是江西九江南边,耸峙长江边的庐山,最良辰美景时。这座相传周朝有匡氏七子上山修道,草庐为舍而得名的奇秀之山,自山脚上登,立时山川云海互为映照,共呈奇景。庐山以云奇闻天下。山在云中,云罩山峰,山谷即为云海,蒸腾翻跃,如汪洋中之白浪飞峙。牯岭西北处的仙人洞纵览云飞,石松横空,是天然小景一幅;万松坪处的五花峰奇姿山势,也只令人略略赞叹,觉得黄山、华山、泰山,山山皆有此景。然而,当龙首崖苍龙昂首凌霄,含鄱口气吞鄱湖,大天池霞落无垠,白鹿洞四山回合,玉渊潭涛波奔流,齐齐向你视野撒将过来时,你只有倾倒,只能叹为观止,美不自禁了。至于秀峰碑刻如林,那更是令文人骚客拈断髭须的绝胜之地。

山谷奇秀自为诗,应接不暇即为兴,那就不怪崇尚自然之妙趣的苏轼,不愿在气象万千的自然造化前,大发诗兴了。酸文人大败风景的事,还少吗?然而,苏轼以为“不欲作诗”,乘兴游去,可以乘兴完游,那可就言之过早了。“不欲作诗”,只是尚未到“作诗”之处、之时,“作诗”之情尚未油然而生。不欲作诗,只是诗兴尚未发也。倘若诗兴一发,往往一发而不可收。

“已而,见山中僧俗皆云:‘苏子瞻来矣!’不觉作一绝云。”苏轼“不欲作诗”念头尚未落定,两耳便灌进了山里的僧人百姓“苏子瞻来了!”的嘈嘈切切声。看文情,怕是僧俗们对苏轼的热情,不亚于欢呼自己的老朋故友到来的热烈程度。想想后来“苏文生,吃菜羹;苏文熟,吃羊肉“这样一句民谚,就可想而知苏轼的“知名度”了。何愁诗情不发。否则,便是矫揉造作,只是文盲例外。

“芒鞵青竹杖,自挂百钱游。可怪深山里,人人识故侯。”这一绝,先破了“不欲作诗”之念头。人情可人,岂能无诗?即便你苏轼草鞋竹杖,效法前人百钱挂杖而游,一身布衣微服,深山里无人也不识你。可人情,可人诗。第一绝,便是手到擒来之作,朴挚的诗情中,一个乐游乐悠的苏轼,赫然在眼前。诗一脱口而出,“既自哂前言之谬,又复作两绝”。诗戒不攻自破,连自己都笑了,复变本加厉,再来两首。

绝云:“青山若无素,偃蹇不相亲;要识庐山面,他年是故人。”又云:“自昔忆清赏,初游杳霭间;如今不是梦,真个是庐山。”诗句翩翩,我们也就赏读连连。当诗人面对青水绿岫、高石耸岩、烟林水雾、活脱脱的千面庐山时,才知“如今不是梦”,足下所踏、目中所视,“真个是庐山”。不是梦游,却胜似梦游。不带故不沾亲的庐山的山山水水,竟似故人老友般出现在眼前左右,怎不惊喜,怎不诗章天成?

马不停蹄赏景,情不自禁作诗。被山水风情濡染得意气风发的苏轼,边走边读好友陈令举给他看的《庐山记》,这其中“且……且……”二“且”字,使投足举步于大自然的苏轼,活灵活现地走到我们的视野中来了。简直就是前后赤壁二赋的那个“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的率真旷达苏子的重现。在“失笑”于《庐山记》中的徐凝恶诗,笑声尚未飘落时,转眼已在开元寺主僧的求诗索墨中,笑诗一首,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辞。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文诗贵在创新而忌步人后尘。庐山瀑布,早有被诗人贺知章称为“天上谪仙人”的李白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仙辞盖世,却偏偏出来个徐凝有一句“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的“飞流溅沫”,自以为绝唱,那就难免被苏轼“失笑”为“溅沫”“恶诗”了。

回望苏轼前四首诗,都不关涉庐山风景“具象”,而自成一系,意趣理趣入诗,别具诗意,开庐山诗及山水诗之新气象。

庐山“往来山南北十余日”后,“不可胜纪”的“胜绝”之景中,苏轼认为漱玉亭、三峡桥为尤。古谚“庐山之美在山南,山南之美数秀峰”,漱玉亭即位于秀峰鹤鸣山下开元寺的月门前,亭下龙潭,马尾瀑经玉峡泻人潭中,周围高峰入云,峭壁生辉,碑刻满山,有米芾“第一山”、“青山峡”赫然草书。仰首可见香炉瀑布,至于站在栖贤台的三峡桥上,环望上下左右,“魂惊讵堪说” (朱熹诗)。桥基飞架于东西悬崖上,下临金井深潭,汉阳、五老两峰间九十九条水汇流而过,击石声如雷,似长江三峡之势,桥名因此而得。自桥上西望,有观音亭、玉峡湾近远景。更有侧畔之玉渊潭,惊波喷空,声传数里,桥两岸松柏苍翠,山水、松柏、桥亭共构成一幅壮观画面。有诗云:“百尺悬潭万道山,一虹横枕翠微间。半天云锦开青峡,八地轰雷撼玉关。”“一虹”即指“三峡桥”,全诗谓其全景也。两处景确为庐山之冠。

最后当苏轼和庐山东林寺主常总同游西林寺时,不朽千古的绝句《题西林壁》华诞了。如果说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是写庐山风景“具象”的千古绝唱,无人堪比,那么,苏轼的《题西林壁》则是写庐山风景“抽象”的千古绝唱,更是写尽庐山风韵神髓,古今独步:

“横看成岭侧成峰,到处看山了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前十四字,言变幻莫测的山峰丘壑,自山下而仰山颠,自山前而窥山后,自近山而望远山,自正面而瞥侧面,山势高远、深远、平远、渐远各不相同。所以“到处看山了不同”又作“远近高低各不同”。并且山势四时朝暮景变又不相同,那就难怪漫步山水的诗人,在人行步移中,不受空间限制,随意游览胜景万千,在无限奥妙、扑朔迷离的山势风光中,冒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样的佛理禅趣窦生的妙语了。风光个中三昧,欲辨无形,不辨反明;不言心了,言之却空。世态个中三昧,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庐山本无真面目,何谈身在此山中。
缩千里山水于片纸,绕万般景趣于指尖,这才是真正的千古绝唱,全文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有人访问你的分享时,你将获得奖励(每次1金钱,重复访问不计)

Reply

Use magic Report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立即加入

Points Rules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