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change_language! |

赛壶艺术

赛壶艺术 !nav_index! 百科 烟壶文化 !view_content!

北京古玩商会会长宋建文谈鼻烟壶文化

2015-4-26 09:10| !view_publisher!: admin| !view_views!: 1609| !view_comments!: 0|!view_author_original!: 赵阳|!from!: 网络

!article_description!: 宋建文介绍,有本史书提到过一个定窑的鼻烟壶,人们开始疑惑,宋代的定窑怎么会烧出清朝的鼻烟壶,于是,很多人笃定地认为记载有误。虽然这是一本后人经考证著成的书,但毕竟成书年代远早过我们,在鼻烟壶被冠以鼻烟 ...
宋建文介绍,有本史书提到过一个定窑的鼻烟壶,人们开始疑惑,宋代的定窑怎么会烧出清朝的鼻烟壶,于是,很多人笃定地认为——记载有误。虽然这是一本后人经考证著成的书,但毕竟成书年代远早过我们,在鼻烟壶被冠以鼻烟壶或药瓶之名以前,它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又走过了多久的晨夕过往,并最终以鼻烟壶的名号“闯荡江湖”,至今尚无人敢凿凿言之。宋建文回忆说,一次赤峰之旅,让他看到很多蒙古牧民依然钟情于使用鼻烟壶,不仅是蒙古,西藏的民间百姓也同样噬吸鼻烟。这是不是能够说明,鼻烟壶早就盛行于游牧民族间了?它的真相,或许早已被埋葬在了世俗尘烟中,无从考证。

宫廷与市井,在权利的两端,拴住了两种全然不同的风景。紫禁城里的鼻烟壶就如大清朝给人们的一贯感觉一样——循规蹈矩、有板有眼。康乾时期的鼻烟壶,内壁画基本被定格在花草、风景、蝙蝠、百鹿、八骏图、垂钓图上,间或可在一些鼻烟壶内壁上发现乾隆的题诗,这是宫廷鼻烟壶装饰的主旋律,变化极微。因为在皇权笼罩下的宫廷,任何一个画师都难以为自我意志代笔,他们只能依照当权者的喜好作画,按题下笔,描摹出一幅幅盛世太平之境,彰显福禄康寿。但不可否认,宫廷所拥有的制作工艺与用料,皆堪称当世之绝顶。作为清帝的赏赐品,鼻烟壶在当时有它独特的地位与用功,也正因如此,它才得以在短短百年的时间内,发展得更具观赏性与艺术感。  
相较于宫廷的不乱规制、略显死板,民间手艺人制作的鼻烟壶明显更具活力,更具想象力,也更具个性,把玩间,你会轻易感受到它张扬的自由与热烈,那是一种无拘无束的美。它们所呈现出的摆脱重重礼制束缚后的不羁与狂野,是任何一件宫廷鼻烟壶艺术品都难以比拟的。民间的每一件作品都鲜明地标榜着创作者的审美脉络,每一处着色、每一次运笔,都能让人清晰地感受到独属于坊间的炽热气息。  
在民间鼻烟壶艺术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栩栩如生的人物画,西游记、三国演义中的著名典故都会在鼻烟壶中上演,这种人物画在宫廷作品中几乎难觅踪迹。除因人物画绘制繁琐之外,宫中的礼制与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明争暗斗,都限制了人物画的衍生及发展。为求明哲保身,画师们宁愿选择三缄其口,以免绘上了谁的风姿,又得罪了哪位达官权贵。  
不同于官窑制品的诸多礼制,亦不同于民间绘成的肆意为之,鼻烟壶内壁画中还存在第三种风格,人们习惯称之为准官窑。素云道人是制作准官窑鼻烟壶的代表人物,他曾是宫中名噪一时的太监,侍奉过光绪、同治、道光等多位清末皇帝,是李莲英的得力副手,手中权力颇重。他后来皈依道教,生产了一批以他命名的鼻烟壶,壶体的内壁画虽然也绘有龙纹,或题有乾隆的三茶诗,但和真正的官窑制品相比,他的鼻烟壶就带有了明显的随意性,翰海曾经拍卖过他的作品,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他与官窑、民窑都不同的创作风格。  

宋建文会长跟我分享了一个例子。他曾在一个拍卖会上见到过这样一个鼻烟壶,它的主题是岁寒三友图,本来是很正统的题材,可在松、竹、梅下面却另加了三只哈巴狗,这实在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虽然哈巴狗是从外国流进皇宫的,但如果是纯官窑制品,那么我猜想,哈巴狗是无论如何也爬不上鼻烟壶的内壁吧。毕竟,松竹梅又岂可与哈巴狗比肩同立呢?但在素云道人的作品中,这种搭配被化为了最实际的存在,这就是他随意而为的结果吧。更有新意,也更有趣味。这是另一种审美——介于官、民之间的第三类。这或许是素云道人随着溥仪一起被赶出宫后才创作出来的鼻烟壶?也未可知。这些有待考证又极难考证的存世鼻烟壶,似乎更带上了一种神秘气质,让人想走近一些,再近一些……  
但可以肯定的是,素云道人在宫中真实地创制过准官窑风格的鼻烟壶,因为有一只传世的鼻烟壶明确标识着产自辛卯年,这时的素云道人还尚未出宫。也就是说,他的准官窑鼻烟壶是他从宫内一直坚持带到宫外的创作理念。这也算是鼻烟壶历史上的一笔亮色了吧。  
要欣赏鼻烟壶的美,是不该只向内壁寻找的,它的外形也同样充满了艺术感。最初的鼻烟壶皆以实用为主,它更注重人们使用的舒适度,创造得极其顺应生活、贴近生活,越到后期,越开始求索一种变形的、超脱生活的美,于是,鼻烟壶的外形也开始由原始的瓶形、筒形走向了多元,到嘉庆以后,被艺术化、礼品化了的鼻烟壶开始有了复杂的造型——象形化鼻烟壶。我们后来能看到的一些兔子、龙造型的鼻烟壶,几乎无一例外地产于嘉庆以后。
关注近几年的拍卖场,我们就不难发现,鼻烟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大有走俏趋势。目前,鼻烟壶的价格还是受用料主导,价格最高的珐琅彩鼻烟壶和仅次于它的玻璃鼻烟壶,都能拍到几千万元的高价。因为这些鼻烟壶都被准确无误地记录在宫廷造办处的册子上,存世的只有能数得过的一些,物以稀为贵,所以它们的售价始终居于高位。与这些动辄千万的昂贵鼻烟壶相比,瓷器就显得“低廉”多了,最贵的瓷料鼻烟壶大概也只有百万而已。这数十倍的差距,在宋建文看来,似乎与其蕴含的艺术价值并不成正比。与很多以升值为收藏目的的收藏家相比,宋建文显然更注重鼻烟壶的艺术美感,而市场上售价最低的瓷料鼻烟壶恰恰最被宋会长看好。宋建文认为,这些瓷料鼻烟壶应该具有更大审美空间,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这种审美也会体现在价格上,那么它升值的可能性就是极大的。  
鼻烟壶的美是安静而小心翼翼的,它纤细玲珑,只留居在一个角落,独自妩媚。如果你愿意将它捧在掌心,细细把玩,那垂首立于壁内的风景或许会让你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震撼与感动,那该是怎样一种温柔的碰撞,才能存下如此倔强的迤逦,历经百年而依然绮丽如初?手中,传来一种紧紧包裹着美的重量。   (责任编辑:clansoft)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favorite! !share! !invite!

!latest_comment!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QQ反馈
返回顶部QQ交流群手机访问
!scroll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