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赛壶网

赛壶网 首页 名家 鲁派 查看内容

内画大师吴建柱(二)

2016-5-10 19: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71| 评论: 0|原作者: 刘培国先生|来自: 网络

摘要: 内画大师吴建柱 吴建柱,高级工艺美术师,首创了各种书体入壶,使其内画鼻烟壶由工艺品升格为艺术品。两件作品被故宫博物院收藏,被专家称为“中国内书第一人”。一九四五年生于博山 ... ...
4c3bb69db6cf68da52d982e91fa4cdf.jpg
内画大师吴建柱
    吴建柱,高级工艺美术师,首创了各种书体入壶,使其内画鼻烟壶由工艺品升格为艺术品。两件作品被故宫博物院收藏,被专家称为“中国内书第一人”。一九四五年生于博山,十四岁便进入博山美术琉璃厂学习内画,是“鲁派”内画二代传人薛京万先生的关门弟子。

    琉璃厂内画组驻地家庙胡同,家庙胡同也是李左泉先生的住宅所在地。那时电力供应不足,工业企业不能统一休假,为了规避用电高峰只能轮休,淄博瓷厂为每周四休息,休息时李左泉先生时常回家,听到李左泉先生在家的消息,内画组的大小艺人们便把他请来坐坐,看看,说说。内画组的老师辈人物对李左泉也尊敬备至,都知道先生在国画界的影响,谦谦以四爷相称呼,许多东西都向请教,虽说年纪相仿,李左泉并不客气,当着众多徒弟的面,“戏谑”老师:“你们教给人家画啥?就光画两把笤帚一堆坟?也不改改样子?”老师们只是嘻嘻地笑,“看四爷说的,不就是这个水平哩!”所谓“两把笤帚一堆坟”,是说前头两棵树带一个拖脚,后头再画一座山,比喻老生常谈一成不变。
    李左泉早年工花鸟,没骨小写意,米点皴雨景则是大写意,尝与国内诸多名家悠游交往,暮年多画雪景。花一角八分钱买张火车票,吴建柱就隔三岔五去大昆仑淄博瓷厂向李左泉先生请教。赶到1964年最后一次去请教的时候正值“四清”,淄博瓷厂苇箔成墙,连篇的大字报已经贴到李左泉宿舍的门口。
    敲敲门,没人应声。门虚掩着。一推门,空屋不见人。就一间屋,门一推开一览无余。吴建柱就喊:
      “四爷爷?”喊一声没动静,再喊一声。有动静了:
    “ 你是哪里的?”
      “我是博山。”
   “你来做啥?你没看见大字报都到了大门口了?”
    “我看见了。”
      “你想做啥?”桌子遮挡的木床上遽然坐起一个老人,美髯如旧,凌乱有加,一副老花镜别在头直上,抬眼看看是吴建柱,就说:
       “你还敢来?”
        “我画了点东西,俺老师们又不画这个,请您给看看,咋着再提高提高?”
    “李左泉就挪身,下地:“你先喝口水,我画画你看看。”
    李左泉就画一张梅花,画一张竹子,再画一张兰草。末了嘱咐:
        “好生留着,到门你可裱裱。”
1ddf8aa36f6bafc21df9f545aab86bf.jpg
山灵觅食
        1966年前后,“文革”乱起,再去见李左泉已经不易找人。1968年,李左泉就离开人世。从李左泉先生那里,吴建柱看到了怎么操笔、用笔,学会了一笔当中运笔的变化。
     而光焰早年研习大千,后研究石涛,再黄宾虹,走的也是文人画的路子。光焰跟吴建柱的父亲很好,那时候“整风反右”已经戴了帽子。他住北门里,见天走北关,进税务街,经小于家胡同、赵家后门,去淄博第一中学上班。光焰走到赵家后门,会路过家庙胡同的琉璃厂内画组,有时就进去画一画,也说一说。国画的皴、擦、染、点、勾、线等技法,也自然而然地浸入到吴建柱的内画。
    然后还要钻书,泡学习班。七八十年代,吴建柱经常出入文化宫、文化馆联合举办的国画创作学习班。省城下来三位画家陈维信、刘鲁生、张彦青,去张店访高启云不逢,听说博山有个国画班,就抬腿南下,一呆就是三天。座谈,笔会。当时,张彦青有张好评如潮的《蓬莱鱼讯》正在全国发行。三天时间,三位老师花了大量技法各有侧重的画作,所有画作谢绝主办方单位收藏,一律赠与学员,作为范画供日后学习揣摩。结识这些老师以后,吴建柱屡屡挟习作赴省城请教,受益匪浅。自此开始,写生国画这一中国画的正本清源在吴建柱手里,得到了开创性的运用,陈陈相因的传统内画艺术再次被注入了鲜活的生命气息。名山大川,江河湖海,时常跃上吴建柱的写生本。崇尚写生与原创,摆脱陈旧陈腐的照搬画谱、机械临摹,让吴建柱的内画在一条无人涉足却风景瑰丽的新径上渐行渐远。在内画组,却令为师者大为反感。
cbcc5395cea41192180e88de4d6d9cf.jpg
春酣
    内画老艺人则不讲究运笔、笔法,填色就是了。他们以工为上,受鼻烟壶瓶口窄狭、大笔不能施展的限制,索性放弃了对写意的追求。笔法、墨法,是中国画的最大讲究,吴建柱却要把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和意趣放到壶里头去。吴建柱的画风与众师兄迥异,更与厂领导的意见相悖:“壶坯磨得如此精细,几笔就完了事,能卖几个钱?”琉璃厂的领导索性向吴建柱开宗明义:“一要学老师,二是往细处走,不要走歪门邪道。”吴建柱后来为内画心伤,坚决不叫孩子们学内画,全因为自己屡遭挫折。他个性耿直强悍,外表笃实,内里极不听话,总与上级的愿望背道而驰。厂长说:“你一个小孩子家,不好生生跟着老师画,咋就光想搬弄书?”就光挨尅,费半天工夫画的东西,末了都被打成二级,听话的那些师兄弟个个一级。刚出徒的时候,他的内画价格只算别人的一半。领导就是要你画得像、画得细、画得满、画得鲜艳,吴建柱偏不,就是不往细处画、不往多处画、不往满处画。
    当然,工的东西、细的东西也有好的,吴建柱喜爱的是简约,看重的是内涵。齐白石不能直接学,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一朵荷花不在于画得咋像,要体会画家内在的那个创作意图、那个意境、那个最原始的创作冲动。学齐白石最好的是青岛的张鹏,对齐白石具备深刻理解,娄师白只是套用了齐白石的程式而已。扬州八家的李鱓李复堂、郑燮郑板桥,亦书亦画,书画双绝,始终是吴建柱的典型模范。领导住在厂子附近,晚上出来遛弯,到内画组开开门一看,桌上摆的壶里又是那些稀稀拉拉的竹子兰草之类,就抓起笔来,沾沾墨伸进壶里一通抹划,让你全部工夫都搭上,前功尽弃还得重新涮壶。参加广州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吴建柱的作品因独具中国气派和东方文化气息而得到大量订货,画的正是梅兰竹。
cfbeaa834f5e114afafb189f5ee3d85.jpg
竹石图
    吴建柱的字发蒙于孙心如,绘画就教于李左泉,两位大师沉潜民间,只是生不逢时,过早地被险恶现实所堙没,仍不失为国手级硕儒宿耆,这不能不决定着吴建柱书画造诣的高度和深度,也注定着吴建柱内画之路的崎岖艰难。这里,我不能说吴建柱已经穷尽了他的朝圣之途,更不敢说他已经抵达了艺术峰巅,但他在马少宣始创的文人内画道路上心无旁鹜地行进着,逐渐与中国内画的其他巨匠们形成美学内涵和文化走向上的显著分野。从这个意义上讲,吴建柱的内画艺术不可限量。
    原本,鼻烟壶出身匠籍,发自实用,在皇亲国戚、达官贵胄附庸风雅中成为把玩新宠,以鼻烟壶内画的产生为发端,意味着其本土化过程最后形成。其后,鼻烟壶内画纵有超凡脱俗的冲动,无奈因传承方式的限制,匠来匠去的遗传基因根深蒂固,地道中国文化的血脉难以楔入。没有文化参与的物种怎样会高贵得起来?无力摆脱工艺品属性,终不被艺术之神的慧眼所垂青。按说,琉璃内画烟壶的出现,较之于原先盛行多年的玉石、瓷器、玛瑙、翡翠、竹木、牙骨、金属等材质,早已向烟壶走向文化和艺术敞开一扇大门,烟壶完全可以凭借传统文化的引入,让自己来一个华丽转身。然而,烟壶终是辜负了艺术之神的希冀,走上烟壶画面的仍是只有工匠们才会感兴趣的内容。文化的是一堵墙,严严实实地把艺人挡在艺术家序列之外。故素以正宗雅文化自居的士大夫,又往往视其为雕虫之技而不亲为,他们可以向艺人们发出由衷的叹许,却绝不会拿起钩笔画个壶子试试。二三十年前,一代大家范曾先生还没有现在这么忙碌,李克昌先生也没有客居澳洲。范曾先生去博山琉璃厂串门走动的时候,曾欲请李克昌先生将自己的某款画面临摹进壶中世界,结果自然遭到了李氏的断然谢绝,而且还衍生出另一段不宜公诸于众的趣话。要知道,当时的李克昌先生,有中国鼻烟壶协会理事长之职在身,时为内画鼻烟壶业界翘楚。那次并不十分快意的范李对决,昭示出他们在各自领域中的大家风范。
    当下,中国内画依旧一意孤行,只有吴建柱是个例外。
    我的幼年同窗桑度云先生在一篇辨析内画流派的文章中写道,“‘鲁派’内画艺术具有气势恢弘、大气磅礴、粗犷豪放、气壮山河的画风,充分体现了鲁派内画技艺的纯熟与高超,在京、鲁、冀、粤四大内画派系中独树一帜,在国内外享有盛名。”此言不虚。“气势恢弘”缘于毛笔的使用,“粗犷豪放”是山东乡党的天生性情。我以为,“鲁派”画风加之于吴建柱头上却未必合适。吴建柱的内画别出心裁,走的是一条中国文人画的笔墨道路,从一开始,他就排斥“鲁派”内画的风格遗传。基于此,吴建柱的内画艺术不应专属某个派别,而属于整个中国内画,现实生活是他的源头活水,马少宣是他的精神衣钵,东方文化神韵是他的精髓血脉。
    毋庸讳言,当代内画艺术中,不论“鲁派”和“京派”还是“粤派”,已经远远失去了旧日锋芒,风头正健的或许只有王习三先生领军、后来居上的“冀派”。他们较少传统的禁锢和负累,又坐享诸家现成的经验和技能,在题材上无所不涉、风格上无所不兼、营销上无所不能,在内画市场的版图上攻城掠地,直把中国内画拉入商品经济的武林江湖。
    吴建柱,独立于这个江湖之外。
ee674ec87f2dd72197764ad0853564d.jpg
雪景人物(1996年故宫博物院收藏)
    由此,对于吴建柱来说,荣誉与冠冕的赘述已经没有意义。
    距离国际烟壶协会主席、香港著名收藏家梁知行先生恭推吴建柱为“内书第一人”,时间已然过去二十五年。也许,江山辈有新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更多更醒目的“内书第一人”次第出现,吴建柱只是报之以欣赏和欢喜。他的心性越来越悠闲,在他的眼里,人间万象也越来越可爱了。活到一定年纪,涂抹到一定年纪,所有功利一概化作了浮云,只剩了豁达平淡,艺术也便归入化境。                                                               
                                                                                                                                                                                                                           文章作者:刘培国先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QQ交流群手机访问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QQ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