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赛壶网

赛壶网 首页 内画 内画知识 查看内容

缅怀先师——兼述叶仲三画稿的来源

2015-4-26 11: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59| 评论: 0|原作者: 王习三|来自: 《壶中墨妙》

摘要: 我是师父的父亲是清末民初的著名内画艺术家叶仲三(1869-1945),所以他也是我的师爷。

 1957年底,北京工艺美术公司招考艺徒,当时我已高中毕业,家庭生活全靠母亲一人为街道工厂干点儿收入微薄的零活度日,生活异常困难。为此我放弃了继续升学的计划,在美术公司报名参加了考试。当时考了两项基础美术科目:一是“自由画”,我画了一幅白描山水,另一项是“素描”白瓷水杯。由于自幼酷爱书画艺 术,所以考试结果尚佳。

  1958年2月接到美术公司通知,我已被录取,让我于28日到北京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报到。我如期而至,研究所负责人杨明圃接待了我和另两位被录取者,并告诉我们是从三百多名报考者重择优选拔到研究所,任务是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民族艺术。

  由于近百年来中国饱经战乱,使不少身怀绝技的老艺术家改行弃业,另谋生路。新中国成立不久,政府为了保护民族艺术,首先在北京把尚能工作的老艺术家聘请到工艺美术研究所,给他们提供优越的创作环境和优厚的待遇,为使他们的艺术得以继承和发展,还配备素质较佳的弟子,在继承技艺的同时特使他们的生活得以照 顾。我正是在这个时机进入美术殿堂的门槛,直到现在。

  我是师父的父亲是清末民初的著名内画艺术家叶仲三(1869-1945),所以他也是我的师爷。叶仲三以擅长传统人物见长,“聊斋”、“红楼梦”、“钟馗”、“婴戏”是他拿手的题材,在当时是少有的人物画家。为了迎合收藏者所需,也画过“山水”、“花鸟”和“博古”等画题,但多为仿周乐元画法之作。叶仲三内画的人物:线描古拙雄浑、色彩对比强烈,人物头脸始终用“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的手法,尤其是眼和口的表现极有特色,作品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 和强烈的穿透力。他于周乐元、马少宣、丁二仲同时被视为当时的”四大内画艺术名家”。

  叶仲三生有五子:长子叶菶祯、次子叶菶禧、三子叶菶祺、四子叶菶祉、五子叶菶祐。其中叶菶祯最能全面继承家风、功底最为深厚,最得叶仲三真传,所以叶仲三把希望寄托在长子身上,可惜叶菶祯却因病在三十三时英年早逝,这使叶仲三悲痛至极,终日抑郁寡欢地盘腿坐在床上,全身贯注地作画以慰哀思。此后继承大业的重任自然落在叶菶禧(晓峰)和叶菶祺的肩上。而叶菶祉和叶菶佑都因年纪尚小正在读书,以后又逢战乱故未能学艺。综合以上情况来看,那一时段虽然有一部分 署名叶仲三的作品,但其实为其儿子所作。另外,在解放前叶晓峰一直严格遵循叶仲三的传统技法和题材作内画,署名皆以“叶仲三”贯之。而叶菶祺在当时则以绘 制“古月轩”为主,即使内画也尚不具备烧制“古月轩”的条件,所以也就正是搞起内画,不过他从不画人物题材,完全以脱胎于周乐元技法的“馒头皴法”的山水 和色彩艳丽的花鸟为主,彼此也形成了自己内画的独特风格。可以说署名叶晓峰和叶菶祺的内画壶都是1953年两位艺术家到研究所以后的独立冠名作品。我到研 究所后被分配在叶晓峰和叶菶祺老师门下学徒,是叶派的第一外姓弟子,而另外二位同时报到的同学,一个去学“面塑”,另一位学“皮影”。

  我从1958年初至1966年8月因文革从北京遣返到河北以来,共跟两位师父相处了八年半。得到两位师父的言传身教,受益匪浅。他们不仅在艺术上毫无保留,而且在生活上也格外体贴,我们的相处可谓情同父子。

  在这八年半的时间里,两位师傅创作时我都伴随左右。叶晓峰老师常用的画稿有“绣像红楼梦”、“聊斋”、“古今名人画稿”等古线装书籍和一册由两块木板夹住 绘画稿的小册页。据叶晓峰老师说这些书都是由叶仲三亲自手画的,内中大多数按照周乐元先生内画作品临摹下来的山水、花鸟、博古等画稿。这些小画稿虽然大部分只有十公分左右,但都是画在生宣纸上,非有深厚的书画功底是很难画出这种水平的,又加之这是仅存的叶家外画遗物,所以更显得异常珍贵了。

  1966年8月被文革迫害离开北京后,我先后写过两封信去问候师傅和同事,却都没有收到回音,后来我才知道是被单位收去了。由于当时的恶劣政治环境,虽然叶十分想念他们,但为了不给他们招灾惹祸,也只好望天遥视了,甚至两位恩师仙逝的消息,直到1977年我的景况逐渐好转之后才知道。未能在师父弥留之际相随照顾侍侯片刻,对我这个做徒弟的来说实在师抱憾终生的事。

  从1977年调到衡水之后,我的命运发生了很大转变,活动也获得了自由,这才有机会去看望两位老师的遗孀。大难不死,劫后余生,久别相见,悲喜交集,感慨万千。两位师母含泪向我诉说:“师父们经常在家人相聚时提到我,为我的不幸遭遇而不平,也为我在艺术上的不懈追求而感到慰藉”。师父嘱咐家人把他们珍藏画“古月轩”用的“珐琅色”和叶仲三绘制的小书稿册页交给我。当时双手由师母手中接到这些沉甸甸的厚礼时,我深知是叶家对我的信赖和期望。我只有以更出色的成绩来报答师父们在天之灵。

  1979年在“全国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上,我和另外三十三位来自全国各地不同专业的艺术家,被国家授予“工艺美术家”的殊荣。假如两位元恩师在世得知这个消息,他们会多么高兴啊!

  两位恩师,今天弟子可以告慰的是:弟子王习三不仅在继承师艺的基础上,在艺术风格、工艺技法、表现形式和花色品种方面都取得了新成果,还为华夏工艺史上创建了享誉中外的“冀派内画艺术”,并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知音朋友。这次由香港中文大撒学文物馆著名收藏家联合举办的《壶中墨妙:诵先芬藏内画鼻烟壶》展览就是其中的一个良好例证。我还应举办者之邀,把珍藏的“叶仲三手稿”参加展出,想以此来报答同好,增添艺趣,更是对叶家内画先师们的缅怀方式吧!

  王习三于一壶八德宅
  2002年8月19日 

(责任编辑:clansoft)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返回顶部QQ交流群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