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change_language! |

赛壶网

赛壶网 !nav_index! 内画 内画工艺 !view_content!

源于外画,难于外画——浅谈内画艺术

2015-4-26 11:31| !view_publisher!: admin| !view_views!: 1277| !view_comments!: 0|!view_author_original!: 王习三|!from!: 习三内画展览馆

!article_description!:   评论一件书画作品的优劣主要是从:1、创意是否高雅;2、气韵是否生动;3、用笔是否老练;4、形象是否传神;5、设色是否谐调;6、布局是否合理;7、落款是否精练;8、印章是否考究;9装潢是否精致;九方面来判断 ...

  评论一件书画作品的优劣主要是从:1、创意是否高雅;2、气韵是否生动;3、用笔是否老练;4、形象是否传神;5、设色是否谐调;6、布局是否合理;7、落款是否精练;8、印章是否考究;9装潢是否精致;九方面来判断。外画如此,内画亦然。 但是,无论从两种作品的载体、工艺难度和绘画表现技法上来看,内画都难于外画。首先,由一块高档水晶(或玛瑙、人造水晶等硬度在8度)磨制成一件造型完美、薄厚匀称的鼻烟壶,要经过选料、设计、开料、整形、打眼、扩膛、掏肩、揉细、抛光、内壁磨砂等十道工序。一件高级“水上漂”烟壶,高级技工要用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所以,一个未经内画的水晶烟壶本身就是一门艺术,在拍卖会上也要在万元左右。
  从内画的表现技法来说: 1、内画大多是在小口大肚的容器内作画(如鼻烟壶等),可想而知,要在口径不足5mm的烟壶内壁,画出细如毫发,生动传神的精美之作必须要凝神屏气,仅靠手指的细微运作来完成,稍有不慎差之分毫则失之千里,此为一难。 2、内画操作时要正面观看反面作画,如果切开鼻烟壶再看内画,不仅与外看截然相反,而且绘画程序与与外画有所不同。 3、为了使透明的鼻烟壶内壁着色牢固和观看时两面绘画互不干扰艺术效果,内画之前必须要先把内壁做磨砂处理,这使细如针尖的勾毛笔伸到壶内看不清笔锋,几乎处于盲画。而要画出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一要有千锤百炼的功夫;二要靠望风扑影的判断力,才能精确的画出所要求的效果。 4、在着色时,勾在晶体上的线条不像在纸、绢上那样牢固,稍着不慎湿润的颜色就会使线条蹭坏或荫浸,这样线描的流畅就遭破坏,从而影响艺术的完美。所以,内画在着色时恰当的控制色的浓度以及运用力度与准确也是难于外画的。
  1964年我在北京工艺美术厂工作时。刘少奇主席携夫人王光美陪同一位非洲国家元首来参观,当时厂内的工艺美术行业十几种:玉雕、牙雕、景泰蓝、首饰等行业元首走马观花。唯独参观到内画时,却驻足凝神,仔细观看。翻译向元首介绍这是内画,工艺技法如何困难,元首只是摇首不已的地说:“我很喜欢绘画,也学习绘画,在外面画我都感到困难,这样精美的内画,只有用曝光显影技术才能达到,完全凭手绘制是不可能的事!”不管翻译怎么说,元首就是不信。这时王光美同志让我找出一件尚未绘画的烟壶,并把勾笔蘸好墨请元首亲自体验一下。元首手执勾笔,像射击一样闭上一只眼睛,用另一只眼睛聚精会神地看准壶口把笔伸到壶内,不经意间一条黑线已经涂在壶壁上。元首愕然放下壶和笔,伸出大拇指称赞到“不可思议!真了不起!”。
  1988年,应香港鼻烟壶学会主席梁知行先生邀请,我携弟子在香港大会堂举办“冀派内画作品展”,在七天的展览期间,我看到一位耄耋之年,气度不凡的老者先后两次到场仔细观看展品和现场表演,最后一天,老者又莅临展馆,恰好梁知行先生在场,看到老者就向我介绍: “这位是岭南画派赵少昂先生”。 我一听,眼前站着的老者竟然是画坛巨匠,名冠中外的赵大师,顿时兴奋不已,忙对赵老说: “区区小技,请您赐教。” 不料,赵老看着我的作品,双掌合十,赞道:“内画艺术,鬼斧神工,打死我,我也画不出来哟!”。虽然赵老为谦逊之词,但也是对内画的难度给予很高的评价。
  由于内画技法的高难度,加上清末、民国初期从事内画的艺术家大多艺不外传,所以从艺人员很少。“物以稀为贵”,当时内画大家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三、丁二仲的作品都在现洋几十元为计。据说一位亲王请马少宣先生给一个朋友画肖像烟壶,竟出十根金条!真可谓是“一只内画壶,京城十条金”了。如果在清末有谁手中拿一只内画大师周乐元画的《寒江大独钓》烟壶,走到哪里都会被奉若上宾的,如同现在的奔驰轿车,劳力士手表一样,鼻烟壶是当时显示身份地位的征物了。旧社会内画艺人出于生存利益考虑,对内画技法严守机密,而且只传儿不传女,对欲观其秘者是绝对闭门谢客的。所以社会上传说:“画内画艺人都是躺在床榻上,一边抽着大烟提神,一边聚精会神绘画的”。更有甚者是一些古玩商故弄玄虚地说:“内画乃狐仙所为,非以巨金供奉而得之”。这就使内画艺术更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由于会画的人少,作品不多,所以内画烟壶只能在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之间做猎奇性的收藏,故此社会上对内画知之甚少。民国期间,由于连年战乱,民不聊生,迫使内画艺人纷纷改行弃业,内画行业濒于人亡艺绝的境地。

   解放后,虽然党和政府为保护民族艺术,对内画老艺人进行妥善安排并配以弟子来继承其艺,但作品均出口换汇,支援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对这纯属休闲观赏的高雅艺术,则被视为资产阶级的物品而使人望而却步,更谈不上广泛宣传了,所以不像外画那样为众人知晓。改革开放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的提高,国际交往的增加,宣传媒体的介绍,人们对内画有了初步的了解。收藏内画艺术的人也日益增多,所以近年来内画烟壶作品在市场上的价值也不断提升。1990年,我的“霸王别姬”内画烟壶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三万美金(24万多港币)成交,创现代内画作品价格记录。2004年秋的一次拍卖,马少宣大师的一件肖像内画烟壶以174万港币创近代内画作品记录。
  近年来,拍卖会场上中国的书画艺术品不断刷新记录。一件立意高雅,画工精美,创意独特的内画作品,再加上造型材质名贵,做工精微的鼻烟壶载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那它的艺术价值将陡然倍增。理应比画在纸、绢、布上的外画更有收藏价值。所以我深信:源于外画,难于外画,高于外画的内画艺术品,随着人们对其了解的增多,一定也会和外画一样不断提升其应有的艺术价值。 (责任编辑:clansoft)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favorite! !share! !invite!

!latest_comment!

返回顶部QQ交流群手机访问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QQ反馈
!scroll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