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赛壶网

赛壶网 首页 百科 烟壶文化 查看内容

《烟壶》(八)

2015-4-26 09: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35| 评论: 0|原作者: 邓友梅

摘要: 《烟壶》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90年代,八旗子弟乌世保出身于武职世家,虽为游手好闲却不失善良和爱国之心 八   乌世保放出去的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他正跟着店主在鬼市上转悠的时刻,九爷府两个差人,一个打 ...
  乌世保放出去的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他正跟着店主在鬼市上转悠的时刻,九爷府两个差人,一个打着灯笼,一个牵着头骡子,来到刑部大牢,接聂小轩进府。牢子来喊聂小轩的时候,他和库兵还正睡得香甜。牢子用脚踢踢聂小轩说:"起起起,我给您道喜了!"
  聂小轩听了吓得一哆嗦。当年的规矩,凡是起解或出红差,必在五更之前,牢子说:"道喜",凶多吉少,他马上推了库兵一把说:"兄弟,我这一走,也许就此辞世了你如果能出去,千万给我家送个信。把今天日子也记清楚,免得子孙记错了忌日。"
  牢子拍了一下聂小轩肩膀说:"你想什么了,是九爷派了下人来请你。"这时两个差人已等得不耐烦,在外边连声催喊。牢子连拉带推,把聂小轩赶出了门,又重重下锁。库兵睡得吃而八睁,聂小轩这话虽听清了,可一时没明白意思,等他琢磨过意思来,小轩已经出了门。他就追到牢门上大喊一声:"你放心走吧,我决忘不了你的嘱咐。"小轩听喊,又回头说了一句:"跟你侄女说,我别的挂虑没有,就怕祖传的手艺断了线。叫她找乌大爷"下边话没说完,一个差人拽住他说:"噜嗦什么,九爷那儿等着呢!叫他老人家等急,你我都担待不起。快走吧!"出了门,两人把他扶上骡子,一路小跑奔前门外而来且慢,那时的王孙公子全住内城,这九爷是何人,怎么单住前门外?
  九爷是某王爷的老少爷,十二岁那年受封"二等镇国将军"。本来眼看着就要受封贝子衔的,因为他和博倡自幼不睦,西太后封溥儁为大阿哥时,他酒后使气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传到太后耳朵去了,从此冷落了他,把个贝子前程也耽误了。有这点疙瘩在心,九爷表面沉湎于声色犬马,内底下却和肃王通声息,与洋人拉交情。他花钱为一个名妓赎身,在前门外西河沿买了套宅院作外宅,像是金屋藏娇,不务正业。实际是躲开宫里的耳目,在这地方办他的"洋务运动"。他穿洋缎,挂洋表,闻洋烟,听洋戏匣子,处处显示洋货比国货高。最有力的证据是大阿哥投靠太后,到头来垮了;自己拉拢洋人,庚子以后眼见得扬眉吐气。按着辛丑条约,清政府要派人上东京去向日本政府赔罪。朝廷定下赴日的特使是那桐。肃王就告诉那桐,要想这件事办顺溜,得让九爷当随员。那桐把这话奏知老佛爷,讲明要九爷出洋是洋人的意思。老佛爷尽管不待见九爷,也不敢驳回。九爷这些日子忙着准备放洋的事,把聂小轩忘在脑后去了。这天因准备送给日皇和山口司令等大臣礼物,他又看了那一套胡篇十八拍的烟壶,这才想起在刑部大狱还寄放着一个人,就叫人们去叫聂小轩。九爷的习惯是夜里吸烟早上睡觉,发令时正好后半夜寅时。下人们把聂小轩带到前门外小府时已是早上,九爷该睡觉了。管事就把小轩放在马号里,等下午九爷醒来再回事。
  九爷当初买到胡笳十八拍的烟壶,越看越爱,唯恐聂小轩烧出一套来再卖给别人,他这一套就不算孤品了,就急忙把小轩抓来,想嘱咐他不许再烧这个花样。如今过了这么久,他这股热气冒完了。况且又想把"十八拍"送给东洋人,是孤品也不属于他,他打算赏几两银子,放聂小轩回去。要是早晨聂小轩走得快一点,或是九爷睡得晚一点,这事也就这么了啦。偏偏聂小轩来晚了一步。下午午末未初,九爷醒来,底下人回事说海光寺的和尚了千和聂小轩都等他召见,问他先见谁。"进京的和尚出京的官"。这了千自湖南衡山前来京城,手中托着个金盘,金盘里放着他自己剁下来用滚油煎焦了的右手,专向王公大臣募化,发愿修一片文殊道场,一时在九城传为奇闻。九爷一向爱惹漏子看热闹,自然先传他。九爷穿上便服,靸着鞋来到垂花门内的过厅,下人们就把和尚领进来了。和尚打了问讯,九爷赐坐,问了些闲话,和尚就掏出了化缘簿向九爷募化。九爷说:"慢着!说你剁下手来发愿,要募化一座道场。钱我是有的,可得见见真章。我连你那只手都没见到,怎么就要钱呢?你把红布打开我瞧瞧。"和尚连忙又打个问讯道:"阿弥陀佛,不要污了贵人的眼。"九爷说:"你少废话,打开我瞧瞧!"
  (责任编辑:admin)
  和尚无奈,就跪到地上,掀起红布,把那只炸焦的手举过了头顶。九爷正低头下视,他这一举,黑乎乎像鸟爪似的,一只断手差点碰了他的鼻子。九爷打个冷战,一拍桌子说:"混帐!这哪里是人手,你弄了什么爪子炸糊了上北京蒙事来了?"和尚说:"善哉,小僧发愿修庙,一片诚心,岂能作欺天瞒人之事?"九爷说:"你要真正心诚,当我面把那只手也剁下来,不用你叫化,我一个人出钱把庙给你修起来怎么样?"和尚汗如雨下,连连叩头。九爷说:"来人哪,把他左手垫在门坎上,当我面拿刀剁下来!"呼拉一声过来两个戈什哈,就把和尚揪住,拉到门口,卷起袖子,把那剩下的一只左手腕子垫在门槛之上,嗖的一声拉出把钢刀。和尚一惊,就晕了过去。九爷摆摆手,戈什哈收起了刀。九爷说:"弄盆水把他没醒了!"
  戈什哈端来两盆凉水,兜头泼下。那和尚一个冷战醒了,看看手还在臂上,甩了甩哪儿也没伤,赶紧给九爷叩头。九爷大笑着问:"刚才这一下怎么样?"和尚哭丧着脸说:"吓贫僧一跳!"九爷说:"你把个烂手猛一举,差点碰了我的鼻子!你吓我一跳吆我不吓你一跳?行了,拿化缘簿去找管事的,说我捐五百两银子。"
  和尚晕头胀脑地走了。九爷被这件事逗得大为开心,就叫人传聂小轩。聂小轩来到门外,不敢骤进,隔着门就跪下磕了个头。九爷心情正好,看小轩的破衣烂衫也觉有趣,见他那战战兢兢的神态也觉好玩,就笑嘻嘻地说:"你把手伸出来我瞧瞧!"
  聂小轩大惑不解,迟迟疑疑地伸出了两只手。坐牢久了,不得天天洗漱,一双手又脏又瘦,他很羞惭。可是九爷不管这些,看完手心又叫他翻过手背,然后对两边的下人们说:"啧啧啧,你们都看看,这也叫手!和尚那只手,光会敲木鱼,一剁下来就成千成万的募化银子;这手会烧古月轩,能画蔡文姬该值多少钱哪!我买了,你出个价吧!"
  聂小轩说:"那套烟壶钱九爷不是已经赏给小的了吗?"
  "不是买烟壶!"底下人凑趣说,"九爷要买会作烟壶的这双手!"
  聂小轩答道:"回爷的话,这手长在小的身上,它才能做事,要刹下来就不值钱了!"
  聂小轩本是句气话,可九爷认为他答的机智,便说:"好,连人带手一块卖我也要,光卖手我也要。咱们立个字据吧,要连人一块卖,以后你作的古月轩只准卖我一个人,不准外卖,我给你身价银子。要光卖手也行,卖了手以后你不能作了,九爷我养着你。"
  聂小轩一听,浑身都软了,再不敢答话。九爷便说:"管家,把聂小轩带到马号好好照应,我给他一天工夫让他想想。到下晚要想不出主意来就得听我的了。"
  聂小轩连声大喊:"九爷开恩,九爷开思!"过来两个戈什哈,把他架走了。九爷笑了一阵,吩咐管事,明天给聂小轩准备十两银子,送一身旧衣裳放他走,今天先逗弄逗弄他。
  管事见九爷高兴,便讨好说:"爷,您叫奴才预备的一百只羊奴才可预备好了。赁的对过羊肉床子的,一天三两银子。多咱派用场您吩咐奴才!"
  九爷一听,越发高兴,大笑着说:"现在就用。派羊倌把它们赶到义顺茶馆门口,在那儿等我。"
  义顺茶馆在宣武门外偏东,离虎坊桥不远。本是梨园行、古董行出人之地,王亲贵族很少光顾。九爷爱寻开心,有时换上件下人们穿的土布长衫,蓝打包,混充下等百姓,到前门外闲逛。这天又这个打扮出来了,正好在琉璃厂那儿碰见个耍猴的。耍猴的备了个小车,套在山羊背上,让猴赶车绕圈。九爷看着高兴,花十几两银子连羊带车全买下来了。他要买猴,人家不卖,他就叫耍猴的背着猴,自己牵着羊,一块回王府,要给老王爷演一场。走到义顺茶馆,他叫耍猴的在门口等他,他自己牵着羊进里边去喝茶。进门之后,他刚找地方坐下,跑堂的就过来说:"这位爷,我们这儿可不兴把羊牵进来喝茶。"九爷说:"我歇歇腿就走。羊又不占个座位,怎么不能进?"柜台上坐着位小掌柜,是个新生牛犊,就说:"牵羊也行,羊也收一份茶钱!"
  "那好说!"
  喝完茶,九爷果然扔下两份茶钱。那伙计还犹疑,拿眼间少掌柜,少掌柜没好气地说:"看什么,收下不结了?"九爷上了火,回来就吩咐管家给他借一百只羊,借不到买也要买来!
  (责任编辑:admin)
  九爷吩咐完管家,吸了几口烟,吃了点心,叫人备上马,直奔义顺茶馆。到了门口,把马交下人牵着自己走近柜台去,下午茶馆有评书,请的是小石玉昆说三侠五义,上了有七成座。这时还没开书,茶座的人都隔着窗户往外看,见街上有两个戴红缨帽的看着一群羊,既不进也不退,把许多车马行人都截在那里,人们估不透怎么回事。九爷来到柜台前,见换了个有胡子的坐在那儿,就问:"那个少掌柜哪儿去了?"
  少掌柜本来在后屋算帐,听见有人找,便探出个头来问:"什么事?"
  九爷说:"前几天我来喝茶,你收了我两份茶钱,人一份,羊一份,可是有的?"
  少掌柜一听这话,再打量这人,便想起了那天的事。这也是个财大气粗、觉着全北京城都招不下自己的人物,便索兴走近一步说:"有这么回事,怎么着?那天便宜,今天要来还涨钱了,一个羊得收两个人的茶份!人两条腿,羊四条腿,我这按腿收钱!"
  九爷点点头,扔下一块银子说:"一只羊四个大钱,一百只就是四百大钱,你称称这银子,多点不用找,算给了小费了!"说完就朝外边大喊一声"给我轰进来!"
  话音刚出门,一个戈什哈就打开了门帘,另几个人把鞭子抽得啪啪响,羊群像潮水一样涌了进来。喝茶的人一看,叫声不好,夺路要走,门口挤满羊群,哪有插脚的地方,只得打开窗子,鱼跃而出。一时街上也知道这茶馆出了热闹,都扒着窗户往里瞧。羊群进门以后,东闯西撞。这是群山羊,不是绵羊,登梯上高,连灶王爷佛龛都顶翻了。茶壶茶碗摔得一片清脆的响声。那少掌柜本还想发作,老掌柜赶紧把他一拉说:"别攮业了,快磕头吧,你没看他里边露出黄带子来吗?"
  九爷看着热闹,笑了一阵。到门口骑上马奔肃王府商量给日本人送礼的事去。
  (责任编辑:admin)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返回顶部QQ交流群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